?联系我们:发送邮件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四明书屋
四明书屋 > 亚博yabo竞彩足球 > 弃妇之一胎三宝 > 第114章 达成和解,先试婚

清瑶抬起眼,面无表情的瞄了离玥一眼,冷冷的回答着:“你若是不想我对你动手动脚替你降温,你就等着烧成傻子吧!”

见到清瑶故意避开他后面的问话,离玥虽然心里有点失落,但是,看着清瑶那神情专注的替他擦拭着身子,心里又瞬间有点甜蜜了起来。

离玥那热辣的专注望着她的目光,她自然都感受到了,只是假装不在意,不起理会而已,等到把颜离玥上半身都给擦拭了一遍后,这才把手中已经便热的布巾放入水盆之中。

转身后,看着离玥那强撑起精神睁开满是血丝的眼眸,顿时就没好气坐在床前,一把捂住离玥的眼睛,如同对待死不瞑目之人那般,手往下一抹。

“累了就睡会,别强撑着。”

还没等清瑶的手收回来,离玥顿时就一把捉住了。

“清瑶,你这是在——关心我吗?”离玥闭上的眼睛,又瞬间再次睁开了,眼眸里,尽是期待的柔和之色。

清瑶使劲的缩回了手,宛如被踩了尾巴的猫似的,瞬间就炸毛发怒了。

“我只是不想让这屋子沾染了死人的晦气,赶紧闭眼休息。”

看着清瑶这气呼呼恼羞成怒的模样,离玥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很是玩味的深深的看了清瑶一眼,这才乖乖的听话闭上眼睛。

没了那宛如针扎般的目光注视,清瑶这才暗自松了口气。

突然间,耳边却传来了颜离玥说出了一句差点令清瑶再次暴走的话。

“娘子的吩咐,为夫自然会乖乖遵从的。”

“……”这个混蛋,真真是,都这个时候了,居然还要嘴上占她的便宜,清瑶无语的气哄哄瞪了床上的男人一眼,心里久久不能平息。

同清瑶交手了这么多次,离玥也逐渐摸清楚了清瑶的脾气,万事不可过火,要不然,彻底激怒了这个女人,那可就麻烦了,所以,离玥假装没有感受到清瑶的怒气一般,闭目放松的休息中。

这女人,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听说的,用烈酒给他擦拭后,不得不说,他那热得眼珠子都好似要冒火,脑瓜子都发烫烧得昏成成之时,被这烈酒一擦拭,他能感觉到,脑子顿时就凉爽了不少。

想着想着,离玥便不知不觉中,沉沉的睡过去了。

听到离玥带点急促的沉沉呼吸之声,清瑶知道,床上的男人,已经睡熟了,想起颜毅之前说颜离玥居然三天三夜一点都没有休息过十万火急的冲冲赶来,再想起之前在湖泊凉亭中颜离玥对她最后所说的那一番情话,清瑶的心里,就很是五味杂陈。

突然,清瑶明锐的听到院子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主子,两位护法已经把大夫带过来了。”很快,门外的丫鬟,便尽责的低声通报着。

“让他们进来。”

伴随着清瑶的话一落,很快,千邂和叶子,便紧绷着脸,很是不爽的每人手中拧着一个衣衫凌乱,头发胡须都花白的老头子走了进来。

“快,快放开老身,我可……可都要喘不过气来了……”千邂手中的老大大夫双脚下地,顿时就挣扎着想要摆脱这个粗暴的求医之人。

千邂和叶子不约而同的,赶紧松开了各自手里的老头,神情尽显不悦,虽然两人看起来年纪小,但是,浑身散发的冷冷萧杀之气,却让两个老大夫,满脸憋屈愤怒的瞄了一眼后,便赶紧收回了视线,不敢与之继续对视。

看着这两个老头相互交换视线,那满脸的愤慨神情,清瑶便主动走到两人的身边,开始招呼了起来。

“两位大夫真是辛苦你们这么晚跑一趟了,由于病人情况危急,要是刚才我的人不小心得罪了你们,还请你们见谅。”

跑一趟?

他们哪里是跑一趟,而是被人如同拧小鸡一般的给拧过来的,这么大一把的年纪,刚睡下还糊里糊涂的,就被人给拧起来在半空中悬吊着一路给拧着飞了过来,差点没有把两人给吓死。

满肚子的怒意,本想发泄,可是,活了这么大一把年纪的两个老家伙,也不是那种愣头青看不懂行事的,一看这两个年轻人,那浑身煞气的模样,再看着眼前这个年轻女子,听着他说出这如此恐怖的两个暴力年轻人,居然是她的手下,两个老头之前在心里愤愤的想着要趁机报复生病之人什么的念头,顿时就灰飞烟灭了。

“不,不辛苦…….事急从权,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我们都能理解,能理解…….”刘大夫脸上挂着很是不自然的笑容,冲清瑶点头哈腰的询问着。

亚博yabo竞彩足球这刘大夫,虽然医术在庐峰县只能勉强酬和,一般大病虽然医不好人,但至少也从来没有医死人过,再加上脑瓜子灵活,一张嘴也很是能言善辩,所以,开的药铺,生意还算不错,前几天这庐峰县医术排名第一第二的大夫,都被县令家弄去,不是打了板子,就是被留在县令家专心医治那县令家的‘无嘴公子’剩下的,就这刘大夫名号还算不错了。

只是,这徒有虚名的刘大夫,可是被千邂估计也弄来的。要不然,凭借千邂的伸手,去县令家把医术好的大夫弄来,那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刘大夫身旁的另一位年纪明显大上不少的张大夫,却很是看不惯这没骨头似的阿谀奉承之人,直接有点不耐烦的开口朝清瑶询问。

“病人在哪?”

清瑶冷冷的目光从刘大夫身上收回后,便看向后面开口的老者,眼眸中的冷意,在看到这张大夫后,顿时就少了一些。

“请跟我来。”清瑶赶紧带路。

走到床边,一看床上这离玥的面色涨红的模样,张老大夫摸了摸离玥的额头,还有咯吱窝,又拔了把脉,最后这才神情严肃的回头看向清瑶。

“病人发烧大概几天了?”

“……不知道。”清瑶愣了一下,随即老老实实的回答着。

顿时,张老大夫看向清瑶的目光,就很是责备了,只是,老大夫还是隐忍着不敢发作,虽然张老大夫平日里最是见不得这种不把自己身体当身体的人,以及毫不关心家人之辈,但是,实在是眼前这个女子,太过于恐怖了,所以,张老大夫,极力的隐忍着快要爆发的暴脾气。

“去,把他嘴巴弄开,在让人把蜡烛给拿过来,我得看看他的舌苔和喉咙的情况。”

不等小丫鬟动手,千邂顿时就一个利索的冲到清瑶的身前,主动的替清瑶拿烛台,而叶子,更是不等清瑶去弄开离玥的嘴巴,便冲到床前,打手捏住离玥的嘴巴很是粗暴的捏开,看得清瑶眼皮子直抽抽。

看着两个手下这举动,简直就是赤裸裸的趁机打击报复啊!

不过,清瑶也没有怎么阻止。

“我说你们两个能不能动作轻柔点,床上病人身体这么虚弱,此刻都晕厥过去不省人事了,还这么没轻没重的。你走开,还是我自己来……”张老大夫看着叶子的动作,顿时就控制不住的谴责起叶子来,并不耐烦的挤开叶子,然后坐在床边,小心的捏开离玥的嘴,然后用一个类似于前世按压舌苔的竹片按压住离玥的舌头。

当看到离玥那红肿的都有了白色脓点的扁桃体,以及舌头上厚厚一层舌苔,张老头气闷的深深叹息一声,随即满眼不爽的瞪着清瑶。

正在这时,嘴巴被撬开,舌头又是压又是拨弄的,昏昏沉沉刚睡过去的离玥,顿时就极其虚弱的睁开眼,忍不住添了添嘴唇,目光投射向清瑶,极度虚弱的低声吃力呢喃着。

“娘子......我想喝水。”

顷刻间,屋子瞬间鸦雀无声,几股骇人的视线,顿时就投射向床上说话之人。

千邂和叶子,那还是因为怒,清瑶则是又羞又怒,而张老大夫,则是目光很是颇为不敢苟同的责备瞪着清瑶。

“水......”离玥那虚弱的呼喊声,再次响起,配上他那虚弱至极的看向清瑶的神态,好似清瑶若是不给他水,便是罪大恶极似的。

可怜的,恳求的目光,直直的望着清瑶。

张老大夫,实在是看不过去了,顿时就冲清瑶呵斥了起来,连之前一直在心里提醒自个要谨言慎行的规劝都给忘记了。

“你这究竟是怎么当别人娘子的,相公渴了,还不赶紧给他端水来?”

“真真是没有见过你们这样的人,病人自己不懂得爱惜身体,有病有疲惫的拖到这么严重才来救医,当病人娘子的,又不知道关心痛惜自己的夫君,自家夫君想喝口水,都不知道即刻去办,傻愣愣的杵在这里,杵在这里看着,就能把病给看好不成?”

“看什么看?难不成老夫说错了不成?你还看?赶紧去倒水呀!我说你这妇人,脑子究竟是怎么想的?你男人都快病死了,你还这么木木冷冷的.......”

张老大夫,一口气说完后,屋子里顿时就寂静无声。

这火爆脾气,一旁的刘大夫,吓得赶紧暗自冲长老大夫递眼色,都说同行是冤家,但是,这刘大夫虽然平日里不怎么喜欢和脑子一根筋的张大夫打交道,但私底下,还是很为张大夫高超的医术所折服的。

张老大夫看到刘大夫的眼神后,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了过来,知道刚才一冲动,又得罪人了,尤其还是这浑身满是杀意的几个人。

“咳咳.......病人需要和温开水,赶紧去准备吧!”假咳两声,张大夫这才对着一旁吓得惊恐失色的丫鬟吩咐着,不敢去看清瑶以及清瑶身边的两个煞神。

“去吧!按照大夫的吩咐准备温开水。”清瑶看着不知所措的丫鬟,只得沉声出言吩咐着。

丫鬟听到吩咐后,赶紧转身便离开了这让人窒息的屋子,而千邂和叶子,看向这大夫的目光,简直就好似要吃了这张大夫似的恐怖。

离玥睁开眼睛了片刻后,便有眼眸发热,脑子迷迷糊糊的撑不住闭上眼沉睡了过去。

看着离玥这满面通红的脸颊,发烧导致干裂的嘴唇,清瑶走过去赶紧摸了摸离玥的额头,一抹,这才发现,刚刚烈酒散发后暂时消退了一些的高温,又再次反复了起来。

“大夫,赶紧给他开药吧!他喉咙红肿发炎,得赶紧消炎才成。”清瑶头也不抬的冲大夫吩咐着。

同时,并转身折返到桌前,拿起那一罐子烈酒,走到了床前打开。

正准备去桌边写药房的张老大夫,看着清瑶居然把一罐子烈酒抱到床前,以为这是要给病人喝,顿时就急了。

“住手,你这是干什么?病人怎么能喝酒呢!他现在身体温度如此之高,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他需要的是给身体补充水分,而不是补充烈酒.......”张大夫这声音,差点就把屋顶给选掀翻了,由此可见,此刻是多么的生气。

清瑶往碗里倒酒的动作停了一下,随即抬头瞄了一眼张大夫。

“这烈酒,是给他擦拭身体血液循环主动脉的地方,用于快速降温的,不是给他喝的.......你们还是赶紧讨论讨论,用什么药房能给他赶紧退烧降温,已经消除喉咙肿胀的问题。”

“烈酒能降温?”

“谁说的?”

这一次,刚才一直才一旁充当打酱油的刘大夫,也禁不住同张老大夫一般,不敢置信的望着清瑶,失色惊呼了起来。

“我说的.......你们赶紧把药方给写好,然后我的人才好去抓药煎药,等会你们有什么要讨论的,等会再说......”清瑶目光强势而坚决,让两个还满肚子疑问的大夫,顿时就不敢在多说一句。

毕竟这酒是用来擦拭身子的,只要不给病人喝,擦拭擦拭,也没有什么坏的影响,有没有效,等会再去看看也不迟。

刘大夫可是很信任张老大夫的医术,只是凑近床边,象征想的看了看病人的情况,便折返到桌边,同张老大夫嘀咕了一阵,由张老大夫口述,刘大夫书写,很快,一张龙飞凤舞的药方就写好了。

“处方写好了,那个.......你们谁去抓药啊!现在外面宵禁了,我们,我们两个老头子,可不敢在外面走,再说,我们这老胳膊老腿的,这速度也实在是......”写好后,刘大夫顿时就双手捧着药房,走到清瑶的面前,结结巴巴的说了起来。

“叶子,你去抓药。”清瑶瞄了这两人一眼,随即就对叶子吩咐道。

“凭什么是我?为什么就不能是千邂?”叶子那张邪魅的脸上,顿时就布满了幽怨控诉抗议之色。

千邂见好友被打发出去,心里那叫一个幸灾乐祸啊,那张阳光的脸上,露出了很是欠扁的微笑。不仅如此,更是伤口上撒盐的冲叶子故作正经的的说着:“咳.......叶子,这都什么时候,还讨价还价的,让你去,这说明清瑶看得起你,我留在这里,当然是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了,快去快回.......”

得意洋洋的千邂和本想反驳的叶子,在看到清瑶投射过去的利刀子眼后,顿时两人就乖觉的闭嘴了,叶子满脸愤愤的一把抓过刘大夫手中的药方,便转身飞出了屋子。

“清瑶,我来帮你吧!你说,我来帮你做就成了......下次要是我发烧了,我也能有个经验自救不是.......”千邂这话,说的那叫一个冠冕堂皇啊!走到床边,迫切的就要去接替清瑶手中的公子。

清瑶手快速的避开,千邂这个家伙,别看长着一张阳光般的无害娃娃脸,实则这小子阴起人来,半点都不手软,此刻颜离玥本就发烧危险,可不然让这家伙胡来,要不然,弄出点什么事,她可就真不好办。

“成了,想看,一边老实呆着看就成。”没好气的警告瞪了千邂一眼,这才把注意力,再次放到烈酒碗里和离玥身上。

此刻的离玥,混色就只剩下一条裤衩了,这浑身如此高热,可是,却丝毫都不出汗,一直的这么憋在身体里,发不出来,清瑶只得赶紧用烈酒浸湿了小布巾,然后擦拭离玥的额头,颈间动脉处,咯吱窝,以及手心,大腿根部,还有脚心。

炙热滚烫的身体,当被烈酒擦拭后,快速的挥发并带走热量之时,迷迷糊糊的离玥,舒服的嘴里直哼哼。

小半刻钟后,离玥脸上的红晕,褪去了不少,两个大夫赶紧上去谈了谈离玥的额头的温度,果然,这温度,着实很快就降温了不少。

“这烈酒降温,果然不错,果然不错啊!”张大夫激动得一个劲的点头。

而千邂,看着清瑶如此尽心尽责的给离玥擦拭身子,心里就好似喝下了一阵罐子的陈坛酸醋一般的难受,早知道如此,他还不如出去抓药,眼不见为净呢!

看着床上的离玥,千邂真希望,此刻躺在床上的人,是他,而不是眼前这个家伙。

好端端的,没想到,却突然间冒出来同他争抢清瑶,要是想要同他和叶子争抢清瑶,至少也要光明正大的强好不好,居然这家伙好巧不巧的在这个时候生病,也不知道是真的碰巧生病?还是别有阴谋?

越想越气,千邂真有种一把掐死这床上男人的冲动。

就在千邂神色变幻莫测之时,清瑶突然间开口了。

“千邂,帮我个忙。”

“什么?”

“把他抱到温水桶里去泡泡,然后捞上来。”

“我不.......我愿意,我愿意.......”一听要抱这个男人去水桶,顿时,千邂就下意识的抗议,不过,想到若是他不抱,就要换清瑶抱时,反应过来后的千邂,脑袋顿时就如同捣蒜一般的狂点头。

“别跟我耍任何坏心思,他赶紧好了,我们才好离开,懂了没?”清瑶对千邂警告着。

“明白,明白。”千邂一副老实的乖乖模样点头着。

清瑶白天在山谷里把那么些变异草弄出山谷,已经很累了,再加上回来后,又遇到颜离玥并同这家伙打了一架,现在又熬夜这么久的服侍对方,清瑶是真的有点疲倦了。

正当千邂苦着脸,满脸阴沉冷笑的要去抱离玥之时,突然间,屋子里,出现了一抹小小的身影。

“你干什么?放开我爹。”团团一个闪身,小小的身子,便挡在了千邂和离玥之间,神情警戒的瞪着千邂。

“喔!是团团啊!这不他生病发烧了,你娘让我帮忙抱他去那边的水桶里洗洗,降降温......还有,我怎么还是坏叔叔了,你这么说我,我可真是太伤心,太伤心了......”千邂一看到团团,先是笑得好似那装扮成小姑娘的大灰狼一般,随即很快又装出一副被误会可怜兮兮的模样。

可惜,这精湛的演技,没有换来团团的自责,反而换来了团团的一个大大的白眼,好似在说:“你以为我人小,就把我当傻子哄骗吗?”

千邂被这个古灵精怪的小家伙,弄得很是不再在的摸了摸鼻子。

“团团,你不睡觉,怎么起来了?”清瑶看到儿子出现,赶紧撑起身子起身走了过去,并轻声的询问着。

“我刚才听到吵吵声,就醒了。”团团乖巧的说着。

实际上,他却是被声音惊醒了,但更多的,则是在隐约听到爹爹发烧的事情后,便再也睡不着,担心的起来过来看看了,想到他以前发烧生病,那时候,可难受了,想到爹爹也生病了,团团就紧张的赶紧起来了。

看着团团如此紧张床上的离玥,清瑶心里有点酸,有点涩,又有点欣慰。

摸了摸团团的小脑袋,然后开口准备说服团团回去睡觉,毕竟团团才三岁,小孩子,虽然身体在强壮,但是,毕竟都没有大人抵抗力来的好,万一被传染上了发烧什么的,这可不是清瑶想要看到的。

“没事的,他只是不听话,没有好好睡觉,吃饭和休息,所以这才被那些看不见的细菌打败了身体的防御,就生病了,你赶紧回去乖乖睡觉,要不然,你也会生病的,生病可难受了,不是吗?”清瑶蹲在团团的面前,同团团将起了道理。

听到娘亲让他离开,团团顿时就满脸的不乐意,伸长脖子,错身避开清瑶挡住他的视线,盯了一眼床上的爹爹后,这才很是不情愿的点了点头。

“娘,要我回去睡觉也成,但是,你不能让这个坏叔叔去抱爹爹,他不喜欢爹爹,一定会弄痛爹爹的......娘,你去抱好不好?”团团机灵的眼珠子一转,露出狡黠的光芒,开口就同清瑶谈判了起来。

不得不说,有时候,小孩子的自觉,是最最敏感的,从第一次看到千邂和叶子与离玥碰面后,团团就感受到了两人对爹爹明里暗里的各种敌意,而且,刚开始这两个人看到他时,也曾经露出过不喜欢他的眼神,所以,既然这两个坏叔叔不喜欢他,他也犯不上去喜欢他们。

于是,在小团团的心里,自动的就把他和爹爹归纳到了一派,而千邂和叶子,则是另外与他们敌对的一派。

为了能让团团早点离开这里,清瑶只得叹息的点了点头。

“行了,娘来抱,你赶紧回去睡觉。”

一听娘亲答应,团团的小脸上,顿时就露出了开心的笑容,随即打蛇随棍上的再次提出了要求。

“娘,我,我明天早上想吃你熬的蔬菜粥,还有你拌的酸酸甜甜的三丝,成吗?”

“行~~~”

“那娘亲你急的要多做一点,我今天很饿,会吃的很多很多的,多做一点,要是......要是我真的吃不完,也绝对不会浪费的,大不了......大不了给爹爹吃就成了......”团团说的很是随意。

然而清瑶却是瞬间无语了。

感情这小子前半截的话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后面那一句补充的话,那一句想要让他爹爹吃,感情才是重点呢!

想到这小子,居然也知道如此快速的接纳颜离玥这个父亲,清瑶心里真是有种,有种放在心里的心肝宝贝,被人抢走而吃醋的酸涩闷闷感觉。

清瑶亲亲儿子的小脸蛋,看着儿子有点心虚的低下脑袋,忍不住很是好笑的拍拍儿子的小屁股。

“娘懂你的意思了,快回房间去睡吧!”

“谢谢娘。”团团一听娘亲同意了,顿时就欢快的在清瑶脸上同样亲了一下后,便心情颇好的冲出了屋子。

为了让儿子安心,为了说到做到,清瑶便在两个大夫瞠目结舌的目光中,轻轻松松的就把颜离玥给一个公主抱的抱紧了澡盆。

泡完澡,叶子抓药也回来了,刘大夫看着这火药味十足且气氛诡异十足的房间,赶紧拉着张大夫,便询问着丫鬟,去了厨房亲自煎药。

“清瑶,让我来吧!反正现在团团也睡着了。”

“这种体力活,还是让我和千邂来吧!”

千邂和叶子两人看着清瑶又要亲自抱离玥去床上,顿时齐齐出声了。

“不用,你们也下去休息吧!今晚我估计是睡不成了,得等到他退烧了才成。”清瑶深深叹息一声,然后间接的拒绝了两人的提议。

“可,可他裤子都是湿透的,难不成你还要帮他换裤子不成?”千邂顿时就脸红脖子粗的忍不住的率先开口了。

果不其然,这话一落,叶子的一张俊脸,也黑透了。

清瑶脸上也飞快的闪过一抹尴尬,随即很快又恢复常色。

“行了,你们都出去休息吧!我知道怎么做,再说了,他有的,我儿子也有,有什么好看的......快走快走.......”清瑶如同赶苍蝇一般的冲两人挥了挥手。

这能一样吗?能一样吗?

团团才多大,这男人多大,虽然长相想通,但是,却又大小号之分的,而且,这身份也明显不一样啊!哪有一点可比性。

两个男人相互交换一个眼神,皆是不满的看向清瑶。

“行了,都别瞪我了,知道我为什么不让你们帮忙吗?那是因为我足够了解你们两个,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心里打的坏主意.......再说了,他,真的是你们和我,都惹不起的人。”清瑶凑近两个家伙的耳边,低声无奈的悄声说着。

“惹不起?”

“他谁呀?”

千邂和叶子皆是目光充满了好奇的瞪着清瑶。

“罗刹门的——门主.......”

“什么?你,你没开玩笑吧!”千邂顿时就不敢置信的蹦了起来,看着此刻虚弱的没有丝毫还手之力的坐在澡桶里的男人,满脸的惊愕之色。

叶子先是愣了一下,随即便沉思了起来。

清瑶瞄了瞄这两个手下,随即双手各自揽住一个,使劲的把两人往屋子外面赶:“出去吧!知道了他的身份,今后,可别乱动歪脑筋,要不然,惹出了麻烦,谁都救不了你们........”

把傻傻出神中的两人送出了屋子后,清瑶这才把屋子房门关好,然后这才走到澡桶便,一把把颜离玥给捞起来,抱向床边。

深呼吸了两口气,清瑶一闭眼,一气呵成的把颜离玥的裤衩给撕掉并迅速的用之前提前准备好的一块布巾,飞快的给遮盖到颜离玥的下半身关键部位后,这才认命的拿起毛巾,开始给颜离玥擦拭湿漉漉的头发。

清瑶除了帮团团和两个弟弟擦拭过头发外,今天这是第一次,给一个男人擦拭头发。

湿漉漉的漆黑长发,又黑又多又直,真的很是漂亮,一边擦拭着头发,一边就绞尽脑汁的在脑海里盘算着,接下来她的下一步,究竟应该怎么着。

如今颜离玥的来头,她已经知道了,罗刹门,那个连四国皇帝都为之忌惮的神秘门派,她着实是一点与之对抗的资本都没有。

逃,若是只带着团团逃去无归崖谷底,这计划倒是很可能成功,但是,她总不能躲一辈子吧!

团团都已经三岁了,是应该接触到除了她以外别的人群,去融入到人群之中去。

另外,爷爷爹爹她们,她之前想的把他们神不知过不觉得接过去,现在仔细想想,还真是很不靠谱呢!

上一次她和欧阳们能顺利躲开颜离玥的人马,那还是因为趁其不备强占了先机,而这一次,她可不认为,颜离玥还会那么的傻,尤其是想到今晚颜离玥贴身小厮颜毅离开这事,怎么想,怎么都觉得不简单。

逃,逃不了。

打,打不过。

究竟应该怎么办啊?

清瑶愁啊!两道眉毛,都快成一条直线了。

“门主,药煎好了。”门外的丫鬟,打断了清瑶的宛如一团乱麻的思路。

放下手中的布巾后,打开房门,结果丫鬟手中的药,摸了摸,这才发现,细心的丫鬟,已经把药给弄得温温热,刚好可以喝的温度。

“去外面守着吧!”

“是。”

丫鬟退出后,清瑶这才把颜离玥给弄起来坐靠在她身上。

“醒醒,先把药给喝了再睡。”清瑶用手拍了拍离玥的脸颊。

一连拍打了好几次,离玥这才朦朦胧胧的虚弱睁开眼。

“喝药了。”

离玥没有说话,而是侧头深深的看了清瑶一眼,然后虚弱的点了点头,清瑶赶紧把药凑过去,离玥小口小口的喝着,那神情举止,就好似在品尝什么稀世珍品的美酒一般。

那又苦又臭的黑乎乎中药,可是清瑶最最痛恨厌恶的闻到,每每闻到的,都令她觉得作呕犯吐,这家伙,居然好似在细细品尝什么美酒似的,顿时就无语至极。

混蛋,你能不能喝快一点,老娘都快要被这闻到熏吐了!清瑶在心里狠狠的吐槽着,脑袋扭开,使她尽量的远离那一股令人作呕的味道。

这一刻,离玥依靠在清瑶瘦弱的肩膀上,闻着从她身上散发着的淡淡馨香,觉得口中这令他深恶痛绝的药,也变得好似什么美味的美酒一般,为了能多靠在她的身上,可以说,能喝多慢,离玥就喝多慢。

终于,清瑶受不了了。

“我说,颜离玥,你丫的现在喝的是药,是药......不是什么美酒,麻烦你能不能一口去喝完,我都快要被熏吐了.......”清瑶很是愤怒冲离玥厉声的吼了出来。

“苦吗?我怎么没有觉得,反而觉得这药慢慢喝,那种苦涩的味道,让我能不昏睡过去,能多清醒一刻.......”离玥眼神颇为认真的看着气得宛如母老虎般的清瑶,正儿八经的说着。

他的声音,由于得感冒,很是低沉,很是嘶哑,也很是虚弱,带着一股令人心痛且充满了磁性的腔调,听得清瑶心里痒痒的,就好似午夜之时,听到的电台主持人那低沉且充满撩拨人心弦的语调。

我晕.......

清瑶好一阵的,都无语的不知道应该怎么跟这个蛇精病对话了。

看着颜离玥这直直看向她的暧昧深情目光,清瑶被看了这么久,顿时就看得浑身不自在,于是,清瑶发毛了,再次一声厉喝:“颜离玥,你脑子发烧烧坏了吗?生病了,就得赶紧吃药,就得好好睡觉,赶快一口气喝完,然后老老实实睡觉。”

“没有这药的苦味,我很快就会撑不住昏睡过去了,闭上眼后,我就看不到你为我忙碌的样子了.......”颜离玥说的很是认真,很是真诚,也很是煽情至极。

清瑶先是一愣,随即这才反应过来,弄明白了这混蛋把药当美酒一般细细品尝的反常原因了,脸,在离玥深情的注视下,唰一下的红得宛如红番茄一般。

“说什么废话,快点喝药。”清瑶恼羞成怒的直接使劲的朝离玥嘴里灌药。

见到清瑶脸色绯红的发怒,离玥那双平日里淡然的眸子里,浮现出了宠溺的淡淡笑容,知道自家这母老虎不好意思发飙了,于是,离玥也就见好就收,赶紧咕咕咕一口气的就把整碗的药给喝光了。

清瑶看着离玥乖乖就范听话,这才气愤愤的瞪了离玥一眼,然后把离玥小心的扶好放在床上后,这才起身把药碗放到不远处的桌子上。

而离玥的目光在看到下身处,遮盖着的小块布巾之时,脑子里,顿时就想起刚才清瑶给他清洗身子,以及羞涩的给他更换裤子的场面,虽然他脑子很是迷迷糊糊的,但是,因为害怕清瑶再度离开,始终不敢真正踏实的睡过去,每每刚刚沉睡过去一会,就又醒了过来。

而洗澡的那一段,他正好清醒着,还趁清瑶不注意,睁开偷看过。

清瑶放好碗,折返回来,想要探探离玥的额头温度,看看喝了药,有没有把身上的汉给逼出来,谁知道一转身,就看到离玥那看着她目不转睛的视线。

“你还不睡觉睁着眼睛干什么?快睡?”动作有点粗鲁的摸了摸离玥的额头,发现有点毛毛汗后,这才略微放心了些。

清瑶真是害怕,再这么烧下去,不出汗,会被烧成白痴。

“我睡了,你会不会离开?然后又带着团团避开我?离开我?”

“......”清瑶看着离玥,沉默了许久。

伴随着清瑶沉默的时间越久,离玥的心,也就越来越紧缩,越来越揪痛起来,眼神,也越来越黯然,越来越失望。

是啊!

接下来,她究竟应该怎么办?

清瑶此刻,也在脑子里,不断的询问着自己,是留下?还是离开?

是永远的缩回到无归崖底,当个缩头乌龟,带着团团远离世人?还是应该依言的留下?

清瑶脑子里,此刻两个声音,在如同拉锯战一般的相互试图说服彼此。

“清瑶,留下来,给团团一个完整的家,一个幸福的家,好吗?”离玥艰难的吞了吞口水,声音很是嘶哑的哽咽诉说着。

这一次,出乎颜离玥意料之外的,清瑶居然破天荒的果断干脆回答了,而且还是他怎么也料想不到的回答。

“好,我答应你!”

离玥顿时那张布满了紧张的脸上,就浮现出了大大松了一口气的幸福笑容。

当离玥脸上的笑容还没有来得及进一步扩散之时,却听到了让他一头雾水的要求。

“颜离玥,我答应你的要求,答应给你我彼此一个机会来发展,来给团团创造一个完整的家,但是.......前提是,我们得先‘试婚’等你通过了我的各方面综合考验后,你若是我觉得你会是一个合格的丈夫,一个合格的父亲,我就和你结为名正言顺的正式夫妻。”

“试婚?什么意思?”离玥懵了。


?推荐阅读: 合体双修?超神特种兵王?傲世丹神?
?猜您喜欢: 邻家姐姐十八岁?神鬼相师(舟遥青衫)?无敌医神?一品女仵作?风流市长多情妻?造化之门?诸天独行?捞尸人?东岑西舅(出版)?传世龙威?最强弃夫(锦衣夜行)?猎罪者?